國境之南.太陽之西

關於部落格
國境之南終究只是國境之南,但我依舊不停的走向太陽的彼方

以後近期活動移轉到新BLOG喔!
下一個預定是文學少女的學姐XD 痞客Pixnet搬家

  • 157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真三國無雙四.星彩傳】斗轉星移之一

  恍惚中,有一個少女奔跑了起來。   她猛地睜開眼,想要抓住夢裡的少女,但她已經無法再那樣奔跑了,光是那樣伸出手,便像是用盡了力氣。   侍女走了過來,關注的問她,她才發現自己的頭像火在燒,頭昏得像是要旋轉起來,但一閉上眼,那個少女又像是羚羊般撒開快腿般不住的跑著,那些已經不在人世的人一個個的對著她笑。   有著一頭硬髮的少年拿著大刀,策馬向前,回頭向她爽朗一笑。   星彩!走吧!跟在我身後!我會保護妳的!   父親揮舞蛇矛,橫掃千軍,拍著馬對她大笑道:   星彩!跟著來!別輸給妳爹啊! 子龍伯父老了,踏著依舊健朗的腳步走向她,捏了捏她的手。   星彩,伯父老了,大家都走了,妳是我們最後的希望…   義伯父劉備殿下握著她的手,顫抖的嘴唇咽下無法流出的淚。   星彩,你的父親走了,我兒…我兒就…   爹!關平!伯父!義伯父!別走!別走的那麼快!別丟下我!   她驚惶的叫道,他們一個個都走得那麼快、走得那麼遠,她追不上。   正要追上去,一隻手拉住了她,那個自小體弱的少年拉著她的手,用他總帶著猶豫的聲音叫著:星彩。她忽然走不了了,站在少年一旁的青年,握著她的手,疲憊的:我們一起守護殿下和丞相的夢吧。   父親的夢、關平的夢、伯父的夢、義伯父的夢,她全部擁在懷中,抱著它們躓仆難行,那個人卻開口了,火燄般的紅衣和飛揚的頭髮。   妳也是女人,不會想要女人的幸福嗎?   那時候的她只是看著他眼角的淚痣,無法開口。 她還來不及流下眼淚,那個夢又攫住了她。   叩嘍、叩嘍。跨下的馬不停蹄,前頭拿著大刀的少年正轉過身來。   那是她和關平的第一次見面。   斬馬刀迴旋如風,鮮血與斷肢如同桃花散落。   少年的嘴角不再噙著笑,反而有一絲悲慟。   那一年,她只十二歲,她的馬被流箭驚嚇,她一時控制不住,便衝出了隊伍,星彩附在馬兒耳邊不斷低語,好不容易安撫了馬兒,一條絆馬索竟橫在眼前。   她突地被摔下馬來,頭裡是一片天旋地轉,她摸索著繫在鞍上的叉,耳畔補捉到破風之聲,就地一滾,一支箭竟插在眼前。   四、五個歹人噙著賊笑向她走來,星彩顫抖著探出長叉,試著將伯父和父親的教導記在腦海裡,在幾個攻防間,因為經驗的不足,長叉竟被震得出手。   「讓開!」   樹林裡突地傳來清澈的聲音,星彩直覺的蹲下,一支箭插在歹人的眼窩,大刀揮起的風掀起了她的頭髮,有著一頭充天怒髮的少年躍入她的視線,大刀一旋歹人便被震得老遠。   她不記得自己是否有眨過眼睛,有別於父親與伯父,那是一種直接的強悍,就像太陽照在額際、輕風吹過頰畔,那般的明確、那般的令人無法忘懷。   年紀尚幼的星彩瞪大了眼睛,一瞬也不一瞬的看著。   也不過了多久,少年向她伸出了手。   「小娃兒,沒事了。」   「我才不是小娃兒!」星彩拉了他的手站起,忿忿的抗議道。   「怎麼不是娃兒?」少年隨意的拍了拍星彩的頭,星彩墊起了腳尖仍只及少年的胸膛:   「小娃兒,你的父母呢?」   少年也不管星彩像是要燒起的眼睛,彎身扶起星彩的馬。   「幸好沒摔斷了腿,真是匹好馬!妳是打哪來…」話還沒說來,不遠處傳來了陣陣馬蹄,星彩開心的抬頭,對著少年微微一笑。清澈的微笑,燦若繁星。   少年一時間看得呆了。   「我爹來了。」   一名鬍子大漢跳下馬來,將星彩高高舉起,從頭到尾好好的檢查了一次,才放心道:「星彩,沒事了、沒事了,別怕…爹再也不會讓你走丟了…」   張飛的嗓音震耳欲隆,早已習以為常的星彩仍被舉在半空中,仍乖巧的安撫著父親。「沒事了,是我不好,不該讓父親擔心。」   「翼德,你還是先把星彩放下來吧。」一旁的趙雲看不過去,出聲道。   好不容易回到地面的星彩,開心的奔向趙雲,一旁一直不出聲的關羽邁開腳步向前,道:   「這些人全是你打倒的?」   原本無畏無懼的少年,竟被眼前這人的正氣與威嚴所震懾,誠惶誠恐的點了頭。   「幹得好。」   就只這三個字,少年的臉上竟出現了孩子般的笑和憧憬。   夢依舊持續,夢裡的女孩身高拔高,在蜀地的風吹拂下漸漸透出少女的風韻,少女的武藝也越發精進,不再像以前那般需要由伯父握著她的手,調整打鬥的姿勢,反而能和她敬愛的伯父纏鬥數十回合不分勝負。   早課完畢後,星彩也不換掉汗濕的上衣,躺在樹下讀著信。   義伯父的義子,算是她的義兄吧?   她揚了揚手裡的信,在大太陽中瞇細了眼睛。   信裡滿是他對父親的憧憬,就這點來說,還真跟個孩子沒兩樣。   聽說這次他也要參戰的樣子,不知道武藝是否更精進了些?一想到自己當年不爭氣的模樣,星彩不禁有點著惱,忍不住奔向校場。   不意竟撞上了個高頭大馬的男子。   「小娃兒…」男子開朗的笑道:「不、妳是星彩吧!」   「關平?」   眼前的男子仍是那頭沖天亂髮,有別於當年帶著點稚氣的倔強,英姿煥發。     「你長高了不少呢!」這幾年自己明明已抽高不少,卻仍不及他的肩。   「哈哈,有嗎?是自己的身體,都沒什麼感覺呢!」關平有些靦腆的笑了:「倒是妳,不再是個娃兒了!聽說妳在成都之戰表現的不錯呢!妳現在拿叉還會發抖嗎?」   「當然不會了。」她的笑突然僵住了:「不過,我還是不習慣…」   關平收起了笑,輕拍她的肩。   「別想了,那是為了守護重要的東西吶…」   是的,他們都是亂世中的小孩,他們不得不戰,血與血和肉和肉,他們習於血肉相見,但她永遠不會忘了他在笑裡的那抹悲慟。   不是為了殺戮,而是為了守護…   但是,這樣子殺人就是無罪的嗎?   這樣子殺人就是可以被原諒的嗎?   她無暇多想,只能握緊手中的武器,作自己該作的事。。   「星彩!跟上來吧!」   關平叫喚道,她回過神,揮舞長叉,奔出一條血濺成的道路。   「星彩!不用害怕!我會保護妳的!」   她不害怕,只是希望他不要衝得那麼快,她怕她追不上。   「星彩,我想要成為父親那樣的人,妳呢?」   和信裡一樣,他依舊是開口父親閉口父親,在談著父親的時候,他的微笑是那般的耀眼,但她心中的悵然感究竟是從何而生?   我呢?我想要怎麼樣呢?她看向遠方,蜀地的桃花開得燦爛,紛飛如粉紅色的雪花。 關平捻起她頭上的花瓣,對她微笑。   「妳呢?妳想要作什麼呢?」   她沒有辦法回答。創造一個以仁德立國的天下、為了守護義伯父劉備殿下而戰…這些都不是她的答案,她的答案,在哪裡呢?   桃林裡突地傳來孩童的哭泣之聲,星彩循聲找到了走失的小孩,她將孩子摟在懷中,那純然的信任令她動容。   她的答案,在什麼地方呢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