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境之南.太陽之西

關於部落格
國境之南終究只是國境之南,但我依舊不停的走向太陽的彼方

以後近期活動移轉到新BLOG喔!
下一個預定是文學少女的學姐XD 痞客Pixnet搬家

  • 1575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真三國無雙四.星彩傳】斗轉星移之四

  她一步一步的爬上城樓,碩大的晚照正懸在地的那一端,將那人的影子拉得老長,她急促的跑向前去。   「小星彩。」   血紅的斜陽將那人蒼白的臉染得嫣紅,她看得有些心驚,趕忙解下自己的披風,喚道:   「伯父,下去吧!待在這裡會著涼的。」   他只是微笑著搖了搖頭,將她遞過的披風再次披在她的肩上,道:「別來勸我了…這是我的最後一戰了…」   夕暮將蜀地染得紅灩灩的,大喜之日的紅、血海的紅、還有他臉上無法褪去的病態嫣紅,狂風將披風吹得霹啪作響。   「我想要一直守護到最後…」   星彩舉盾隔開暗箭,利刃抖地擦過她的頰畔,熱熱辣辣的,她舉叉,將眼前的將領刺下馬來。   她無法遺忘他的笑,還有他那彷彿嘆息般揉合中風中的話語。   小星彩,我不放心妳啊…   一個敵兵在戰亂中被開膛剖腹,攤著腸子在地上慘叫,一匹戰馬飛奔而至,又一群士兵湧了上來,那人便消失了,無暇細顧,她只能繼續向前衝去,刀會劍擊,殺聲震天,慘叫聲、馬蹄聲、刀劍交會的聲響全融合在一起,化為她耳畔呼嘯不停的風,一時間她竟分不清方向,她究竟是在往前衝刺?亦或一步一步的往下沉淪?   其實一直都是這樣的,在小時候,她一直以為路是實的,想去哪裡就去哪裡,但其實不是,那沙吶…   是流沙,只有一步、一步的泥足深陷。   一隻手突地抓住她的肩,她舉叉正要往後一刺——   「星彩!是我!」   是姜維…「怎麼了?」   「趙將軍的部隊毫無音訊,東南側又有伏兵,情況恐怕不樂觀…」   伯父…她不安的回頭望去,回應她的是戰場上吹襲不止的狂風。   「星彩,要派兵去救援嗎?」   她看向姜維那雙擔憂的眼睛,卻明白的了解到——已經…沒有那個餘裕了,戰線依舊膠著,中軍如果無法突破的話,整個戰線都會崩潰,這場戰…怕是贏不了了…   恍惚中一雙手穩穩的按住了她的肩,她回過,彷彿聽見那個人沉穩的聲音。   「大局為重…」她高舉長叉:「全軍突進!」   她看見一張張熟悉的臉高舉右手,她呼喝一聲,馬兒便飛馳了起來,跟在身後的是成千成萬的鐵騎,她不能停止,她也不會退後…   「我——是不會回頭的!」   在激烈的戰鬥中她叫喊出聲,像是要堅定自己的信念一般,她一次又一次的呼喊著:「伯父!我不後退!我絕不後退!我——絕對不會輸的!」   揮舞、突刺、斬擊、迴身躲過,一舉一動,她都無比的熟練,這一切都是他握著她的手,一一反覆的練習,直到她能夠靈活運用為止。   作得好,小星彩…   他握著她的手,調整她握叉的姿勢。   現在我只希望妳能夠保護妳自己,但是…這雙小手有一天一定可以保護很多很多的人…   「前進!前進!」   她不知道她保護了誰,但她知道她不贏不行,還有無數的人跟在她身後,還有無數的人在等待著他們回來——   我知道你不會要我回頭去救你…   我知道你一定會等我回去的…   戰場上的風是日光映在槍尖上的刺。   戰場上的風是握在手上的令旗。   戰場上的風是夢中的依依楊柳和其間揚起的黑髮,還有你總是沉默的看著我的眼睛。   我知道你不會問。   而我也絕對不說。   但那其實不需要去選擇喔!我之所以是這樣的我,全都是因為你的教導,那並不是強迫我背負你們的夢啊…   那也是我的夢,那是你所教導而成的我,那是在你的教導下成長的我的夢想…   戰場上的風是老兵疲憊而滿是風沙的臉…   你會等我回來吧?   不,即使你什麼都不說,我還是知道…   不需要你一直站在我身邊,我的一舉一動,我的佈戰、我的騎術、我揮舞長叉的方式,全部都是你教我的…   糾纏之下,敵方中間的戰線終於出現了缺口,她一甩髮上的血珠,策馬狂奔。   「突進!全軍突進!」   即使你不在了,你也會隨著我的奮戰而一直留在我身邊…   你依舊會一直守護著我…   ——但是,你會等我回來吧?   敵軍的戰線終於崩潰,在大勢抵定後她立刻前往他的部隊最後出現之處,夕日西沉,一路上滿是一地斷肢殘幹。   等我…   我就要來了…   她策馬衝出樹林,好紅、好紅、紅得像血的夕陽在跳動著。   那個人的身影昂然在天地之間,手上握著的殘存槍桿仍插在敵兵的咽喉,她再走進一步,才看見那些插在身上的羽箭斷槍。   一步、兩步,他聽見了,回過了頭。   露出一如往常般的微笑。   「小星彩。」   「伯父!」   她衝向前緊抱住他,將手用力的壓在傷口上,卻摸不到血,是乾澀的,她抬頭去看他的眼睛,他眼中的火燄已然熄滅。   小星彩…我不放心妳吶…   叩嘍、叩嘍,白馬老了,終究還是停下了腳步,他的終點已經到了,但她還得繼續走下去。   她將乾澀的唇貼在他的額上,她嚐到了血的味道、沙的味道和鋼鐵的味道。   「伯父,我們回家…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