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境之南.太陽之西

關於部落格
國境之南終究只是國境之南,但我依舊不停的走向太陽的彼方

以後近期活動移轉到新BLOG喔!
下一個預定是文學少女的學姐XD 痞客Pixnet搬家

  • 1575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真三國無雙四.星彩傳】斗轉星移之五

  雖然總是沉默不語的守護著自己,但在那背影中所說明的信念勝過一切。   能夠從失去眾人的哀慟中走出,全都是因為那個沉默的背影。   和自己約定好了,即使失去他也要繼續奔馳著。   雖然已經約好了不要悲傷,但卻怎麼也感覺不到快樂。   只是在邁動著雙腿、揮舞著手臂。   時間停止在那個高大的背影停下腳步的瞬間。   殘陽好紅好紅、他的額頭仍帶有一點餘溫,她顫抖著伸出手,闔上那雙飽經風霜的眼睛。   在那之後,就是戰場與戰場間不段的重複。   即使殘留下來的人們奮戰不止,但沒有鮮血的黎明彷彿永遠不會來到。   『星彩…不需要連你也上戰場吧……』   『不,我要戰鬥…』不是的,不是那樣的。   『蜀是由父親、和大家所守護下來的。』騙人。   『不要緊的…。劉禪殿下、就由我來守護。』因為…   她所追求的、也許不過是成為守護蜀國的護盾、死在戰場上罷了。   「星彩,要是撐不住的話可以先休息一陣子,少主很擔心…」   隱約中記得姜維擔憂的臉孔,和遠處總是怯怯的看著她的少主,她總是疲憊的搖了搖頭,然後轉頭邁向戰場的呼嘯之中。   只要繼續揮舞著武器,彷彿就能守護住曾經有過的自己。   彷彿就能貼近那些已逝的人們。   彷彿就能守護住他們和自己的夢…   彷彿只要站在戰場上,就能夠回到他們身邊…   轉眼間、天旋地轉。   在意識到的同時,已被刺下馬來。   反射性的就地一滾,雖然盾牌脫手、但仍勉強抓住了長叉,她很快的站拿著武器撐起身子,喉頭一甜,一口溫熱的鮮血一湧而出。   時光繼續流動,見她落馬,敵兵一湧而上,星彩身後的護衛兵也衝上前與敵兵糾纏,她沒有停下腳步,揮舞著長叉向前衝鋒。   ……   …不知道為什麼…   感覺不到痛。   身體有一種莫名的…   飄然之感。   敵兵猙獰的臉孔明明就在眼前,卻一直看見父親年輕時的笑容。   關平向她伸出手、伯父也在她眼前笑著。   為什麼呢…   突然,有點明白了。   也許,這就是她最後的戰場也不一定。   即使星彩的部隊再強悍,也敵不過源源不絕的包圍網,護衛兵一個又一個的倒下,守護在她身後的人越來越少…   不甘心嗎?   也不會…   已經、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了。   包圍網已完成,星彩與殘留的數名護衛兵被團團圍住。   在模糊的視線中,那些熟悉的臉孔對她露出了微笑。   將軍,我們會保護你的。   對不起,將你們帶入了死地。   也謝謝你們一直守護我到最後。   她再也無力舉起長叉,只能勉強的抽出配劍。   要一直、戰到最後一刻。   至少,她要守住這一點。   在她闔上眼前的一瞬間,突然聽見了紛沓的馬蹄聲、然後是敵軍的尖叫、與某個熟悉的柔弱嗓音。   「星——彩——!」   她勉強的睜開眼睛,才驚覺自己已不在戰場上、不——那個戰場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了。   視線漸漸匯集,出現在眼前的是那張柔弱卻關切的臉孔。   「星彩…妳、沒事吧?」   一樣的話語、一樣的嗓音、一樣的怯生生的握住她的手。   不自主的,些微揚起了嘴角。   「沒事的。」   握住了阿斗的手,她再次閉上眼睛。   「只是,有點累了。」   那雙手其實不暖,有些濕冷,手心沒什麼繭、綿綿軟軟的、比她更像個女孩。   「累的話,就歇一會吧!」那軟軟的聲音有些猶豫的說:「我在這裡陪妳。」   「殿下…」請以大局為重。   勸阻的話終究沒說出口,一次也好,她不想一個人。   再次醒來,已是黃昏。   床邊的阿斗一手拿著奏摺,一手能握著她的手,趴在床邊睡著了,想必也是累了,就連她撐起身子,也沒醒過來。   在昏黃的夕照下,她伸出手輕觸他的臉。   你知道嗎?那時候,你能來救我…   其實我很高興,真的。   我一在追逐著父親和伯父們的夢想,把他們的夢想當作是自己的責任,非常努力的在追求著,在那追求中、我幾乎忘了自己。   只有你…   只有你把我當作是你的夢想。   雖然很傻、不過你的眼中所映出的不是山河,而是我的身影。   只有你,看見了真正的我。   身體漸漸的不沉重了,火熱的沉重褪去,取而代之的是莫名的飄然感。   恍惚中彷彿看見了年輕的父親對她大聲怒吼。   「不准!我絕對不准!」   然後扭過頭去不發一語。   那是父親對她最兇的一次,一旁的伯父看不過,蹲下身握住她的手。   「小星彩,妳確定妳真的要踏上這條路嗎?妳的父親的意思是…握起劍,妳的手就沒有餘裕去抱住其他的東西了,拿劍的同時,也會失去很多東西,妳是女孩子…不一定要踏上這條路才可以活下去…」   那時候伯父多麼的年輕,她又是多麼的小。   天很藍,雲朵依舊雪白,一切全未被染上色彩。   「妳唯一要確定的,是妳不後悔踏上這條路。」   雖然很害怕,她還是拿起了劍。   其實她一直都很害怕。   害怕到不緊握著武器,就沒辦法活下去。   害怕到遺忘不緊握武器就能活下去的方法…   「伯父,我一次也沒有後悔過…」   星斗移轉,物換星移…   他們一個個離開她的身邊,在不遠處的前方等待著她。   那裡的桃花永遠盛開,柔軟的緋紅花瓣翻飛如雨。   這一次,她也要走了。   在夢裡,滿是桃花的桃園、依依的楊柳以及彎延的棧道對她招著手。   要去哪裡呢?   綠衣的少女笑而不答。   數百年後,一個才子吟唱著:大江東去,浪滔盡…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